抱歉,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
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启用)JavaScript
了解详情 >

比赛记录

感想文

值得庆幸的是,他赢了。

和很多人不同,我看到石宇奇的燃命并非李宗伟的影子,他的球路自带一股唯我独尊的磅礴大气,如果硬要找一个形容词的话,那会是“帝王”。

他这次比赛几乎超出意识的提速突击和起跳后转前似乎能看见李宗伟的“弹簧腿”,而杀出的路线与力道即便接住也难以过网的杀气又能看见那场对战李宗伟时魏楠的“霸王杀”,近网假动作平推和后场跃起意识外平高分明是盖得的拿手好戏,看死过渡球路的预判和抓点以及组织控制如网般将对手牢牢捏在手心却是林丹的真传。

他并非是某个人,某种传说或者神话的复刻,他好像一个末代帝皇,蒙先帝荫蔽得以开放圣听而博采众长,承万民希望得以肩负重担而不敢迷惘。国羽男单青黄不接,林贵埔受伤受的滑稽,薛松顶不住伤病已宣布退役,谌龙也将走上神走过的路与时间殊死。

本次苏杯陆光祖、李诗沣还没有统治的能力,更何况双塔不在,雅思缺席,确确实实阴盛阳衰,中国这次几乎算是被女生抬进决赛,网络上的谩骂完全成了羽毛球这种“小众运动”未曾获得的“殊荣”,央视一些解说的表现也让我瞠目,尤其是在第二局。

我一向自认懒惰到温文尔雅也没忍住在弹幕上和那些满嘴“摆烂”“不争气”“垃圾”的人争吵起来,说实话即使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竟然也会有看球的人看不出第二局的路数与战略,看不出主动放弃大范围跑动,看不出高远失准是为了恢复体能,看不见队友的信任也看不见教练的鼓励,更完全想不到我们骄傲的运动员根本不可能在国际赛场上变成那些恶心肮脏卑鄙小人臆想的自己曾经也许现在也是的样子。我能理解有些人并不是出生就有母亲的,也知道有些人仰望星空时并不想变成某种闪耀而是盼着它坠落井底,但我无法容忍以连莫须有都不是的理由恶意揣测正在努力攀爬的人们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诋毁攻击的是谁的骄傲的人竟和我是同一物种的事实,也为这种事实感到无力和悲哀。

我不敢想象,如果石宇奇当真输了第三场比赛,他会不会变成下一个刘翔。

仍有一些人不能理解,即便我们中国没有信仰,为什么我们仍有“背信弃义”这种成语来唾骂某些人。

我说石宇奇是末代帝王,不止是他似纳谏般的菁华扬弃,也不止是他姿态与球路的浩然正气,更是他的背负让他走投无路而搏命的挣扎,更是他如毫无退路般喑哑的嘶吼燃烧起的时间。他敢放弃一整局来忍辱负重,也能燃烧一整局牢牢钉死世界第一来为中国拿下几乎没有人奢望过的一分。

钉死——没错,就是钉死,纵观石头正常比赛,第一局和第三局我没有在任何一丝地方怀疑过石宇奇会输给桃田贤斗,世界第一。一三两局的统治力没有给桃田任何翻盘的可能,这就是帝王。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小动作,也没有蛮不讲理的起高就杀杀就钉地板,而是令人惊讶的,可以称得上是朴实无华的,杀,杀不死就再找机会,再杀,直到桃田贤斗被钉死在绿色胶皮上。

没有什么高能没有什么爆燃,没有什么高潮也没有什么爆点。他就是这么静静而尽全力地燃烧着,直到燃尽之后一度熄灭再仍然烧起的别无二致的火光,燃料烧尽就燃烧自己,现
在烧尽就燃烧未来,到最后我甚至辨别不出到底什么东西在烧着,我只能看见那火光。

我一向认为羽球是带着“贵族气息”的运动,帅气而优雅,从容而权威,即便是霸气也带着上位者的味道。但是这场比赛我看见的却是在场上好似信步闲庭实则遍体鳞伤的帝王,那好像一无所有却困兽犹斗的死士,那似乎不被期待却不择手段的勇者。

烧到时间停止,烧到比赛结束。

比赛结束,石宇奇面色发白,手臂颤抖地扶在储物箱前的时候,我回想起了就在不久前全运会结束他接受采访时说的那段话:

“我走不出伤病了,但我要肩起中国男单的重担。”

至少这一场,他确实成为了中国羽球的骄傲。

评论